师资建设
当前位置:师资建设>师资建设>

胡乱处罚教师是一种极坏的“教育”

安徽省怀远县包集中学教师梁云林因学生在自己背上贴“我是乌龟,我怕谁”字条,与学生发生扭打。事后,当地教育局以“梁老师体罚学生”为由将其开除。处罚决定宣布之后,立即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。舆论普遍认为开除的处罚过重,当事人随后申请复议。6月8日,怀远县教育局把处罚决定变更为降级。

诺大的中国,发生几起师生纠纷其实也很正常,不正常的是,一份处罚决定如此惊天动地。从怀远县教育局处罚决定中的描述可知,梁老师之所以“体罚学生”,是因为之前受到学生侮辱,这个学生还拒不改正,双方的扭打也并非老师单方面施暴,而是相互扭打。教育局把“板子”全部打在老师身上,妄图通过开除老师来息事宁人的做法,显然有失公允。笔者不禁想起大约5月初发生在上海的“学生为老师打伞事件”,事情大小不同,情节轻重有别,但处理的方法有着惊人的相似,即不问青红皂白,拿当事老师开刀!从这两件事可以看出,当下的基层教育行政管理部门,在面对纷纷扬扬的舆论风暴时,是多么“慌不择路”。

不可否认,教育主管部门对此类事件进行迅速、严肃处理,其初衷是尽快平息事态,维护教育系统的声誉。殊不知,只有合情、合理、合法的处理才能带来积极的社会效果。任何草率行事,无异于扬汤止沸,其结果只能是在自己尴尬的同时,让教育再次蒙羞。

首先,胡乱处罚教师是一种极坏的“教育”。包括教育管理人员在内的广大教育工作者,其重要职责是“教书育人”。所谓教书育人,无非是教人讲事实、做判断、辨是非、明法纪。在“梁云林事件”上,怀远县教育局最初的胡乱决策,为社会树立了一个极坏的教育标本——教育主管部门可以随意处罚教师,面对学生的侮辱教师必须逆来顺受。侮辱老师的学生为什么不处罚?遭受侮辱的教师要被开除?难道人民教师面对侵害自己的行为一定要骂不还口、打不还手?教育局的官方文件如此“言传身教”,不啻是对施侮者的鼓励,难保今后攻击教师的类似事件不再次发生;如此“葫芦僧乱判葫芦案”,也不能不让广大教师心寒,难保今后教师在本应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时候不变得畏手畏脚。长此以往,只怕以后学生在老师背上贴的字条要变成“你是乌龟,我怕谁”。

其次,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畏首畏尾让师道尊严尽失。随着社会矛盾的增多、传播科技的发达,不时有教育领域的纠纷被曝光,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不可避免地要面临越来越多的舆论压力。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是教师的“娘家”,要求他们的“胳膊肘往里拐”有违公平,但至少教师在自身权利受到侵犯时可以要求“娘家”出面为自己主持公道吧?非常遗憾的是,有时管理部门只是一味屈从、迁就所谓的“舆论压力”,不但不据理力争,保护已经受伤的教师,反而急于与当事教师切割开来,妄图稀里糊涂把人开除了事。中国是个有着悠久的师道尊严传统的国度,曾几何时,教师是威严、光辉、受人尊敬的职业。但如今,自己的“娘家人”都不看重自己了,如此一来还想叫别人尊师重教,岂不是痴心妄想?

师生关系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社会关系,师生矛盾也非中国仅有,其他国家的处理师生关系的做法或许值得我们借鉴。众所周知,美国社会高度自由,年轻人个性张扬。但不管是什么阶段的学生,无论个性怎么张扬,教师永远是教室里的权威,师道尊严不容侵犯。学生与老师人格平等,相互尊重。学生可以同老师谈笑风生,也可以挑战老师的观点,但不容许言语不敬,更不容许污言秽语,不可以粗鲁顶撞,更不可以恫吓和人身攻击。美国有专门集中“问题学生”的工读学校,侮辱、威胁、攻击老师的学生将被送到这里。当然,老师也要敬业、自尊、自律,尊重爱护学生,有错要向学生或家长道歉。

总之,师生矛盾不可怕,可怕的是我们不把教师和学生当作两个平等的人格主体,而随意践踏其中某一方的权利。其实,教育主管部门处理师生冲突时,只要坚持规则明确、事实清楚、情理法结合等原则,就不会那么“慌不择路”。

今后,如若再次面对类似事件,从容一些又何妨?

(作者系江西财经大学新闻系教授)